就去小说 - 都市言情 - 喜欢的人住隔壁在线阅读 - 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将就,唯独爱这件事不行。

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将就,唯独爱这件事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端午节,艾叶飘香,龙井村挨家挨户包起了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杭州气温还算正常,记得去年刚一入夏,气温将近四十度,闹得人连出门都成为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这个时候橘井堂都会免费为过路人开放解暑的药茶,任何人都可以进药堂喝水歇歇脚,天井里特地安排了给大家享用的座椅、茶桶和一次性纸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每天上班前必定要去药堂蹭一杯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电影版《雷峰塔》已在横店正式开机拍摄,演员们也陆续进组,因影方声势浩大的宣传,话剧版也有幸蹭了一波热度,这段时间演出已达到一票难求的程度,场次增加后,演员们的工作强度也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法定假日,话剧团放假,姑姑顾念大家辛苦,组织了千湖岛旅游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对旅游不感兴趣,申请宅在家里躲太阳,姑姑也由她。于是她在家里过了三天醉生梦死的逍遥生活,期间隔壁橘井堂组织了一场户外烧烤,她这时候倒不怕晒了,以邻居的身份混迹其中,心安理得混了顿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烧烤地点在九溪,离药堂不远,他们把车停在碎石路口,徒步再走半刻钟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设备齐全,带了帐篷、吊床、烧烤架。几个小学徒把烧烤架架在溪涧旁边,炭火燃起来就开始烤。男生做苦力,主动承担烧烤重任,女生则留在帐篷里,把全身喷了花露水风油精,几个人围着一个pad追剧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是个贪吃的,见烧烤迟迟没好,起身离开帐篷去帮忙。说是帮忙,其实却是边烤边吃,等她伸手想再拿几个鸡翅时,却被许斯年一把抢过了烧烤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怕吃多了消化不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撇了撇嘴,摸摸圆滚滚的肚子,想到假期结束还要演出,遂打消了继续吃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饱喝足,其他人都去溪边玩水了,她好心帮许斯年收拾好烧烤架,就坐到了岸边的大石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溪水清凉,底部的石头粗粝硌脚,却不妨碍她玩水的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季节正是杭州游客多的时候,春雨刚过,台风未至,一切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都很喜欢杭州这座城市,这里是唯一一座让她觉得山水田园和现代都市可以完美结合的城市,无论是西湖,还是九溪,又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在很早以前,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,表演课老师去杭州出差,回来时跟他们讲在杭州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师说,她去杭州最意外的就是西湖四周没有防护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工作人员,得到的答案是:“为了给游客近距离接触大自然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万一有人不慎掉进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有工作人员及时救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没看到工作人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得意一笑:“在暗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只觉得有趣,直到她再度回到这座城市,才发觉,是这样,没错。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让她油然而生一种感动,虽然说不清楚为了什么,但她只要站在杭州的任何一个街头,都能打心底涌现出幸福感和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这是连家乡也给不了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会游泳,遇到水从来都躲远远的。可是在西湖边,她竟沿着狭小的一段通路从花港观鱼走到了雷峰塔,脚边就是西湖,稍不留意就能掉下去,她却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岳麓和大家正在远处放肆地打水仗,遥遥能听见笑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坐到了她身边,她莫名就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那个喝醉酒的晚上,其实她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了,再遇见他,她想问那天她酒后都干了什么,做了哪些荒唐事,话到嘴边,又实在觉得丢人,而他也什么都没说,这事便那么过去了,彼此都当做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们剧团排的那部《雷峰塔》好像还不错。”许斯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药堂有几个学徒去看过,回来说看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他们觉得怎么样?有没有夸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嗤笑一声:“凑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原想送他演出门票,听他这样说打消了念头,冷哼道:“瞎说,我在里面演青蛇,有一段需要吊威亚,从天而降,每次我都能听见满堂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梁小青兴致盎然道,“还是女二号呢,听说网上都有我的粉丝后援群了,虽然只有二十几个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镇定自若,打断她:“我说的是,你身后有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饰演青蛇是一回事,畏惧冷血动物是另一回事,更何况她小时候还被蛇咬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她听到身后嘶嘶的声响,僵硬而缓慢地扭过头,只见在葱郁的树丛底部,盘旋着一条手腕粗细的青蛇,正冲她吐着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它大眼瞪小眼,而后很没出息地躲到了许斯年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竹叶青蛇,咬人后,伤者会出现恶心、呕吐、腹痛等症状,重者休克致死。”许斯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一颗心七上八下,紧紧地攥着他的胳膊,手心都冒出冷汗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紧张的样子,许斯年嗤笑一声:“不过眼前这条不是竹叶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:“……”这人说话怎么还大喘气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翠青蛇,无毒无害,对人体没有任何危害,蛇性内向害羞,畏人,本身有药用价值,可以带回去宰了入药,或者泡药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话音刚落,那条翠青蛇就好似听得懂人话似的,哧溜钻进树丛里,没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怎么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嘴角抽搐,心想还不是被你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他们收拾东西往回走,小姑娘们抱怨自己被蚊子咬了,梁小青听了这话也觉得浑身不自在,到了家门口,她在腿上发现了四五个蚊子包,越挠越痒。江南的蚊子杀伤力太强,一咬就红成一块大包,几天都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变着法嘲笑她穿得太少:“这世道,连蚊子都好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林子里待了一天,一点事都没有。其他人虽然挨咬了,但就一两个。属梁小青最招蚊子喜欢,好好一条腿,登时被挠得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嘲笑归嘲笑,回家后许斯年还是善解人意地拿了止痒的药膏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开门,看他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只古旧瓷瓶,她接过来,握在手里只觉得清凉如雪,拔开红绸木塞,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薰衣草、紫草和薄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取出一些均匀地涂在被叮咬的地方,凉凉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么好用的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伸出五个手指:“五十块一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犹豫了一下,下一秒把瓶子攥在手里,生怕许斯年会抢走似的,匆忙后退一步,关了门。莫名遭此抢劫的许斯年无奈笑笑,返身回了药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来得及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瓶药膏虽然对蚊虫叮咬有奇效,但是花粉过敏者,要慎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后,梁小青的身上平白长了许多小红点,脸上也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小皮肤就好,连青春期都没长过青春痘,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她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对付这些不速之客的经验,把小红点的出现归咎于那顿油腻的烧烤,早知道要为此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,她是绝对不会跟去凑热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敷苹果片、土豆片,用淘米水、白醋擦拭,又从网上看到许多偏方,逐一实验过,却通通不顶用。眼看周五的演出场次临近,姑姑提议:“不然你去找许大夫看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许斯年,她突然想起来,小红点就是涂了他送的药膏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像找到了致使她身上出现小红点的源头,愤然从梳妆台旁拿起白瓷瓶,凶神恶煞地奔着橘井堂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到了大门口,正好碰到岳麓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,岳麓傻眼了:“小青姐,你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拜许大夫所赐。”梁小青咬牙切齿,一副兴师问罪的气势冲了进去,直接把正在后厨守炉煎药的许斯年拽了出来,又捶又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怎么打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除了对花粉过敏的人需要慎用,其他人……”许斯年看见她脸上的红点,惊道,“你不会刚好对花粉过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!”梁小青心里窝火,“许斯年,你坦白吧,是不是预谋已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预谋你什么?”许斯年好笑,“我好心好意给你送药膏,你连钱都不给我,就关门赶客,这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心虚:“我不管,就怪你,你得帮我治好,不然明天没法登台表演了,到时候剧院扣钱你得赔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赔你。”许斯年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心满意足,戴上口罩正准备走,突然看见有车停在橘井堂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没什么稀奇,只不过车主刚好下车,梁小青认出了他。是裴禅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不是开机了吗,他不在横店拍戏,跑这儿来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药堂天井,几株翠竹倚墙而长,裴禅和侧身站在翠竹旁,传说中的风流倜傥大抵就是他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躲在柜台后面观察这人一言一行,被岳麓发觉:“鬼鬼祟祟,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回头比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,说:“小点声,那个人好像是小青姐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朋友?”岳麓是个有有眼力见的,早发觉许斯年待梁小青不一般,怎么横空跳出一个男朋友,他用手肘推了推对方,神秘兮兮说,“不能吧,没听说小青姐有男友啊,再说了,你不觉得咱们许大夫喜欢小青姐吗?你看上次烧烤,两人一起坐石头上晒太阳,许大夫什么时候对别的异性这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夫和小青姐?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麓摇了摇头:“哎,你呀,多学着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突然见到裴禅和,故意把口罩往上拽了拽,确定遮住了脸,才说话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“嗯”了一声,看她戴着口罩觉得奇怪:“你戴口罩干嘛?不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别管。”她站在三米开外,和他保持距离,“找我干嘛?有事说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mandy说你把我送你的高跟鞋全寄到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愣了以下,反应过来mandy就是他的那位混血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不知道你的其他地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苦笑:“那天我们是以导演和演员的身份见的面,工作的事说足够清楚,但感情的事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上前一步,梁小青立刻警觉,也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眼底情绪晦暗不明:“青青,以前的事是我考虑不周,伤害了你,我很抱歉。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但我想告诉你,两年前我并非不告而别,只是我不能,那时我需要马上去国外做手术,医生说就算动了手术也未必会治愈,我不愿耽误你,想和你说清楚,然后分手,可是那时的我狼狈至极,我不敢见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从一开始你答应和我在一起就很犹豫,我们虽然名义是情侣,但你对我一直很客气,后来我才知道,那段时间你母亲生病,你是为了让母亲安心才选择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最后我才选择做了逃兵,什么话都没留下就走了。我想,这样一来,你一定会记得我,而我,将永远地,在你心里占据一席之地。那时候,我以为我不会后悔,直到我回国,重新遇见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青,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,如果你愿意,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安静听完他说得话,有些让她意外,有些却在她的预料之中,她没去追问他为什么做手术,只是考虑片刻,说:“我想,我们从一开始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,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是喜欢,以为只要有人对我好,我也不讨厌对方,就可以尝试在一起,后来才知道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是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冒出来的。喜欢是心跳加速,是顺其自然,是心有灵犀,是互相信任。裴禅和,你确实在我心里永久地占据着一席之地,因为是你教会了我,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将就,唯独爱这件事不行。我们既然错过一次,就不要再错第二次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口吻清冷,甚至不掺杂任何情绪,裴禅和听到最后脸色非常难看。梁小青戴着口罩,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她那双坚定的眼眸,他心里没来由得更加烦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鬼使神差地快步走到她面前,想要抬手摘掉她的口罩,梁小青躲闪不及,眼看被他得手,许斯年却不知从何处冒出来,一把拦住了裴禅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,裴禅和吃痛松手,抬眼警惕地看着他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将手背在身后,字正腔圆道:“许斯年,这家药堂的大夫。梁小姐皮肤过敏,不能吹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过敏了?”裴禅和紧张问梁小青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代她回答:“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心烦意乱:“许大夫,我没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摇着折扇,缄口不言,请他自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拿出一张票来,对梁小青说:“我在网上订了《印象西湖》的票,你如果改了主意,记得赴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没接,他干脆就放在了旁边石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冷眼旁观,见梁小青不为所动,沉声道:“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芒种时节,杭州迎来梅雨季,裴禅和离开不久就下起了雨,淅淅沥沥的雨声像溪水潺潺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没回家,就坐在橘井堂房檐下的藤椅上看天空中的阴云。来往病人撑着伞,走进走出,雨伞各色花纹,都很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在药堂里和学徒们忙碌着,为人看病,给人抓药,一直到药堂关门才脱了大褂走出来。梁小青还坐在那里,怔怔地发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炉上煎着药,混杂在清新的空气中,飘散开来。他嗅着空气里浓郁的泥土香,坐在门槛上,仰头看从房檐上滴落下来的成串的雨珠子,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他甩的你吗,我看不像啊,他应该很喜欢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了,他喜欢我,我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吗,世界上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,我还要和他们都谈恋爱吗?”时过境迁,梁小青早已不是没有主见的少女,谁给她一块糖,她就会跟谁走了,她知道裴禅和并非良人,也不愿再和他有什么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笃定地说:“我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喜欢谁?”许斯年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……”她抬头盯住许斯年,认真问,“对了,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,那天我喝多了,你没有对我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一愣,别过脸去:“你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的旗袍盘扣怎么少了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自己扯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梁小青绕到他面前,“真的不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回想那天晚上的事,耳朵不由通红,他佯装淡定走到桌前,写了一张方子递给她:“你有工夫想这些,不如想想怎么把脸治好。像你这种靠脸吃饭的人,一旦毁容,就等着失业吧。拿着药方去柜台抓药,上次的药钱你还没付,今天一起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靠脸吃饭?

        嗯,这个评价不错,梁小青成功被转移注意力,欢欢喜喜领了方子去抓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忍不住松了口气,其实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些事。她喝多特别听话,他问什么她就答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她从小学习舞蹈,所有老师都说她骨头硬,有些直接断言,她不会在舞蹈方面有什么大作为,她却不服输,每天比别人多压腿两个小时,终于包揽了所有舞蹈大赛的金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她鼓起勇气谈恋爱,却所托非人,不仅亲密关系被她经营得一团糟,到最后她还成为了全校的笑柄,沦为了别人口中企图飞上枝头的麻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,他听在心里,又心疼又心酸,忍不住抱怨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等到她,最好今生今世从她一出生他就能够陪在她身边,竭尽所能给她全部的依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话,他一定许她一个圆满的初恋,终其一生,没有离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按照许斯年开的药方,每天按时内服外敷,短短三天,脸上的小红点便彻底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她草草吃过饭就去剧团准备演出,刚坐在化妆镜前就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出国这么多年,国内的手机号竟然一直留着,看尾号就知道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我正在回杭州的路上,印象西湖,我不会迟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收到短信,她猛然想起票上的日期就是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马上把电话回拨过去,响了很久却被系统挂断,重拨,却听到对方传来机械的服务声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疑惑地把电话放下,等化完妆临上场前又打了一次,这回却变成了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舞台大幕已缓缓拉开,她匆忙候场,把手机放在了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出过半时有一段她的独舞,此时男女主角下台换装,场上灯光骤暗,背后场景悄然变换,而她则从空中翩然而下,追光打在她的身上,她穿青衣,戴银钗,一手持酒,一手持剑,洒脱不羁,一身侠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擅长古典舞,不过剧情需要,她苦练了很久,这段独舞虽然简短,但每次都能引发台下热烈的掌声。她置身其中,忘我地把感情倾注在剧情里,好像自己也是剧中重情重义的青蛇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隐隐觉得今天有些不一样,她能感觉到一道热烈的目光在追逐着她。她情不自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完成表演,直到最后一个动作结束,她还在遥望观众席,可惜灯光太亮,她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,这一晚,许斯年坐在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他瞥见了《印象西湖》的演出日期,他不确定梁小青是否会赴约,于是买了《雷峰塔》的门票作赌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如他所愿,她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静地坐在观众席,目光跟随追光,一秒钟都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周遭的掌声太吵,恨不得全场只有他一个人,而她只跳舞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杭州的夜晚很宁静,特别是夏天,除了商业圈,其他街道都沉浸在幽幽夜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出结束已经快九点了,梁小青骑着电动车回家,突然想去西湖走一走,于是就漫无目的地行到了断桥。

        断桥一直被爱情传说赋予着浓厚的神秘色彩,她把车停在树下,走到桥上看湖面的莲花和月亮投射在湖心上的倒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农历近十五,皎皎月轮悬天边,湖水漾开层层涟漪,莲花含苞,在月影下依稀看得见影绰的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洒在断桥上,银辉满地,像腊月白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杭州,即便白日暑气尽褪,还是热得人汗流浃背,她靠在围栏上赏月,看远山宝塔,听鹧鸪低鸣,耳畔还有丝丝清风,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罗袖,罗袖,又值清和时候。金猊小篆烟轻,闲望空阶月明。明月,明月,好似峨眉积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《雷峰塔》的原文,也是剧中的一句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循声看去,只见一身白衣的许斯年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至就要到了,饭后外出散步的人通常随身带一把扇子好纳凉,偏他手里这把看上去与众不同,为他平添了几分书生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看话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赴裴禅和的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浅笑:“你这么好奇不如直接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想来看看你到底演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笑而不语:“你是不是该谢我帮你治好了过敏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好笑道:“你是不是忘了,我为什么过敏?还有,你当时可是说了,欠我多少演出费,你都赔我。我帮你算了,一共三场,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摊开手来讨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却“哗啦”一声,把折扇收起,打在她的掌心,无赖道:“我记得,我说的是‘我陪你’,可不是‘我赔钱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陪”字被他特地加了重音,梁小青后知后觉上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吧,”许斯年笑说,“大家邻居一场,提钱伤感情,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,就算抵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梁小青很有骨气,“我要钱,不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肚子却咕噜噜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许斯年的语气夹杂着三分讥诮七分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好意思抬头,仓皇扔下一句:“吃饭就吃饭,狠宰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是开车来的,途中交通广播电台正在播90年代的老歌,他们到知味观时恰好播到梁小青最喜欢的一首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味停车,闻香下马。这是知味观名字的渊源,至今已有百年历史,梁小青一直耳闻,却没抽出时间大饱口福。她学舞出身,保持身材要紧,大鱼大肉少吃为妙。可是,面对菜单,她那一颗吃货的心蠢蠢欲动,完全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出结束她就有点饿了,现在真的什么都想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挥挥手,不动声色地将站在一旁等候点单的服务生打发走了。他双手交叉,撑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这只小馋猫,觉得再这样下去,直到打烊都没办法吃到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好点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摇头如拨浪鼓,可怜兮兮地瞅着他,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没骨气地说:“都想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早有先见之明,耐心地询问:“喜欢素菜还是肉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素菜,清淡。”为了身材着想,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来一份米汤莴笋、一份龙井虾仁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极其认真地想了想:“再来一份糖醋排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好的素菜呢?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忍俊不禁,帮她陆续确定好主菜,翻到甜品所在的页面:“需不需要甜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了,晚上吃太甜不好……算了,来都来了,再来一份雪媚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好久都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了,菜齐了也不跟许斯年客气,反正他害她过敏,这顿饭她吃之无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一直拿着筷子,却没有吃几口,大部分时间是看她吃。其实她真的很瘦了,骨架又小,无论怎么吃都胖不起来,多吃一些真的没问题,平时没必要对自己那么苛刻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味观的水需要用餐者去饮水桶旁自取,许斯年默默离开座位,接了两杯水回来,把其中一杯放到了梁小青的左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瞥了一眼杯中水:“你不会又往里面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闻言拿起水杯试喝了一口:“放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却怔怔地看着那只杯子,心想如果她用了这只杯不知道他们算不算间接接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却好似看穿她的心思,低眉浅笑,悠悠道:“都接过吻了,还顾忌用一只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怔住,原来那天晚上她做的梦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醒来还怀疑是真是假,去橘井堂找他,看他没事人一样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原来,他们真的接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、是我亲的你?还是你……”梁小青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淡定非常:“都有,你想听具体过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!”梁小青简直抓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那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她尴尬不已,放在桌上的电话却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裴禅和的那位混血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不管是谁打来的电话都是救命菩萨,梁小青慌忙接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梁小姐,不好意思打扰你。”对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,老板为了赴约特地从横店赶回杭州,途中发生了车祸,他在进手术室之前叮嘱我务必转告你,他不是有意爽约,如果你赴约没见到他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底相识一场,梁小青不禁为他捏了把汗:“车祸?那他现在怎么样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大碍,只是右眼因车祸暂时性失明而已。梁小姐,如果你方便的话,我想请你来医院看看他,或许你来了,就知道他当初的苦衷了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对你那么执着,希望你可以治好他的心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理智考虑片刻,说:“好,你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电话挂了,一改往日玩笑的神色,将事情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听完,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嗯”了一声,没说客套话,只是在去医院的途中,她还是觉得把话说清楚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,如果没什么事就回家。今天太晚了,你把我送到医院就回去吧。你放心,我该说的都和他说了,想必他心里也清楚,只是他这次车祸因我而起,我不好不管不问,就当是同学一场,去探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这些话好像在和他报备似的,许斯年心里高兴,嘴上却傲娇说:“你自己的事,没必要和我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“哦”了一声,沉心想了想,说:“我就是觉得应该把我的想法告诉你,怕你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伸手在她头顶揉了一把:“我知道了,那等你回家,再慢慢谈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粲然一笑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