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去小说 - 都市言情 - 喜欢的人住隔壁在线阅读 - 你就去做一切你喜欢的事,只要心无旁骛地爱着我就好。

你就去做一切你喜欢的事,只要心无旁骛地爱着我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到横店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吃饭时间,他给青青提前打去电话,说明了缘由,让她先吃饭。她懒得出门,就订了外卖披萨,许斯年敲门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外卖小哥,开了门没反应过来,还是许斯年疾步冲进来,反手将门关上,把她按在门上吻得不知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又有人来敲门,许斯年被打断,不情不愿放她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把披萨拿进来,问他:“吃过了吗?我订了披萨,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吃。”许斯年把她手里的披萨抢下,将她整个人扛起来丢到床上,“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等真的把披萨吃到嘴里她已经饿过劲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好了带许斯年去逛影视城,两个人最后却呆在酒店房间里直到天黑才离开。眼看这个七夕就要被他们荒废,梁小青终于从床上爬起来,决定带许斯年去片场转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路从秦王宫、清明上河图、明清宫苑走过来,终于到达拍摄现场,片场在拍温婉的哭戏,他们则站在最外围安静看戏。这一场应是男女主有了误会,男主故意说了重话令女主伤心欲绝,此时温婉便弱柳扶风地瘫坐在地上,哭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觉得她表情管理控制得极好,连哭戏都是美的,谁知许斯年却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:“没你演得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觉得他粉丝滤镜太重了,偏心得厉害,娇嗔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戏很快结束,裴禅和喊了cut,众人散去,准备下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凑近许斯年耳边,小声说:“论外貌,我和温婉七分相像;论演技,她是科班出身,你想讨我开心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却摇摇头,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大惊:“你说什么?她整过容?”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周围人来人往都是工作人员,她又立刻噤声不语,只是瞪大了眼睛,对这么劲爆的消息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真的假的?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挑眉:“我有朋友是整容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句话,梁小青什么都懂了,怪不得他这么笃定,原来是有内部消息。只是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,温婉就算是整容也太自然了吧,她真的一点儿都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行色匆匆,只有他们俩在这边窃窃私语,乍眼看去格外明显,坐在屏幕前的裴禅和无意瞥见二人,视线不由自主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一瞬,恰好这一眼被许斯年捕捉,两人都是一愣,许斯年先反应过来,微微一笑,裴禅和也点了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收工晚些,梁小青决定去超市买些食材回酒店给许斯年做咖喱,离开时听见裴禅和正在与服装道具组的负责人争执,声调越来越高,许斯年回头看了一眼,略微沉吟,径直向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远远看他不知和服装老师说了什么,轻易解决了他和裴禅和的争端,临走时他还和裴禅和握了握手,两人看起来像认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分明记得他们只在橘井堂有过一面之缘,而且那次也不是很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回来时,她好奇问:“你和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在争执服装上的纹饰,我恰好知道宋朝百姓衣服上的纹路样式,就过去多嘴说了两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他提醒,梁小青才意识到戏中服饰的细节,他们这部电影设定的朝代是南宋,对衣服的材质、纹饰也有讲究,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许斯年对古代服饰也有研究,不由星星眼,一脸崇拜:“你知道这么多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笑而不语,晃了晃腕表,示意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晚上还要连夜赶回杭州,时间有限,梁小青去超市迅速扫荡,还好酒店内厨具齐全,咖喱又很简单,食材一股脑丢进锅里,很快就咕嘟咕嘟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房间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,一旦煮饭,满室都是香气,许斯年看她专注烹饪的侧影,径直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,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,让本来一心都在胡萝卜土豆身上的梁小青胸口温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,看许斯年的眼镜亮晶晶的,随口问:“干什么?撒娇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你怎么不问我和裴禅和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笑:“你想说自然就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懂了,也笑了笑,大方说:“前段时间他不是车祸住院了吗,后来他去橘井堂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翻搅食材的动作停下:“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因为眼睛。他说他有大学同学是我的患者,知道他车祸后旧疾复发,建议他来找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好像明白了,难怪她去医院找裴禅和那晚,后来许斯年连问都没问,她以为是他不介意,现在想想,他那时已经对她有意,她去见前任,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,唯一的可能就是关于她和裴禅和的事,他什么都知道,所以裴禅和对他,没有危机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食材已经煮的差不多了,梁小青若有所思将咖喱盛盘装出,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又问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她关键时刻是个玲珑剔透的,许斯年见瞒不住,只好坦白: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裴禅和做了一笔交易。”他说,“我看了他的病例,他的眼睛之前做过手术,这次车祸触发了旧疾,虽然手术后暂且无碍,但并没有完全治愈,所以我答应把他的眼睛治好,但是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说出口,梁小青已经隐约猜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说:“他必须把你捧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裴禅和专程来剧团找她担任温婉的替身,她还在怀疑是不是他对她还没有彻底死心,现在知道了,这是他和许斯年的交易。她张了张嘴,想感谢许斯年的好意,又觉得他处心积虑帮她这只没什么野心的咸鱼铺路实在是煞费苦心,一句谢谢实在太轻太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,先开口道:“不用谢我,因为裴禅和说,捧红你本就是他的初衷,就算没有这笔交易,他也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吃完咖喱已经夜里九点多了,梁小青有点担心他这么晚回去不安全,问他要不要留下来,许斯年一点正经也没有,故意吓唬她:“留下也可以,只是你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怂了:“……慢点开车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七夕节的氛围使然,影视城很热闹,梁小青送走许斯年回房间洗了澡,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眼时间,也不知道他到家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十二点,楼下忽然一阵嘈杂,她拉开窗帘,发现有人点了心形蜡烛在告白,欢笑声此起彼伏,今夜又有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       热闹散去,暗夜如水,手机铃响,她听见耳边传来他清浅的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青青,我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嗯”了一声,望着天边悬着的弦月,笑意盈盈:“斯年,七夕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心里一阵妥帖的暖意,他说:“我给你准备了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正好奇礼物是什么,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,是服务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说:“去开门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才反应过来,急急走到门口,看见服务员捧着一大束用银杏叶做成的花,梁小青没仔细数,只知道接过来的时候根本抱不动,她之前在网上看见过银杏花的做法,是用银杏叶层层叠叠做成的,说简单也简单,却也麻烦,她不知道许斯年是用了什么方法,那银杏的叶子每一片都色泽饱满,没有干枯的迹象,花里还夹杂着一张小卡片,她摘下来,看见背面写的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生,因你而幸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是她第一次过情人节,以前和裴禅和在一起时,到了情人节不是他有事,就是她没空,总也凑不到一起,而今年终于不一样了,她找了契合灵魂的那个人,就算异地他还是百忙之中来看她,陪她度过了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天,只是因为有他在,这一天变得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吗?”耳边,男人的声音温柔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发觉他看不见,正想说话,就听见他说:“青青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不知道是梁小青过于亢奋,还是怎么回事,她无论如何也没有睡好,直至三点多,她再也受不了,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决定起床出去转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横店是影视城,工作时间千奇百怪,即便天色才蒙蒙亮,还有剧组这个点钟还没有收工。她洗漱后站在窗边,看远处矗立在破晓黎明下的雍容古城,有晨光从房顶倾洒而出,她知道酒店顶楼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吧,可以俯瞰全城,于是披了一件单衣决定去楼顶看日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原以为,这个时间只有她一个客人会无聊到去看日出,谁知电梯在24层停下,她抬头看去,和裴禅和面面相觑,彼此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裴禅和和她住在同一层,有几次和工作人员收工一起回来的时候,他都是在16楼下的,每次她都为免尴尬等他先走,再从角落里慢慢挪出门,悄悄回自己房间。而整个剧组唯一住在24层的,只有温婉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看见她面色略有些尴尬,她只错愕的刹那便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问他:“也去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面色缓和些,点了点头,看见顶层楼层键亮着,也有些好奇:“你这是起床还是没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失眠。”她说,“去看日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遇见了,没道理故意躲避,酒吧厅几乎没有客人,他们选了一扇视野绝佳的窗等日出。裴禅和点了一杯美杜莎,梁小青怕自己酒后闹事,只要了一杯柠檬水。裴禅和工作繁忙,这个时间微信还不停有消息弹出来,他几乎每一条都是秒回,梁小青等他忙完了,才说:“许斯年都告诉我了,你们做了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回复消息的动作顿了顿,没抬头,说:“不算交易,是我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却笑了:“欠我的?那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却忽然抬头盯住她:“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把她问住了,为什么?因为她漂亮?她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说:“大二那年,海棠举办了一场全国微电影大赛,和以往不同,那次我用堂哥的身份证报名参加的,果然,票数可怜。往年别人说我能获奖都是因为海棠接班人的身份我还不信,如果赛制是匿名的,我屁也不是,我不信,直到那次,我信了。可是就在投票截止前一天,我突然发现我的作品票数在上涨,后来我才知道,你因为喜欢我拍摄的影片,在微博上帮我拉了票,从那时起,我偷偷关注了你的微博,我知道你爱喝芒果汁,喜欢吃榴莲,却因为保持身材和体重,从来都只能在橱窗前看一看。后来我用堂哥的微博给你发过私信,你告诉我,要好好加油,你很喜欢我拍的片子。从小到大,别人说我有才华,我知道多半是看在我父亲的颜面,真正喜欢我作品的人,根本没有几个,而你是其中之一。我知道你参加舞蹈比赛,总决赛当天我也去了现场,看见你的伴奏出现问题,我仓促之下,借了朋友的小提琴帮你解围,从那以后我认识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小青,我坚持做导演也好,坚持拍电影也好,都因为你曾鼓励我别放弃,那时候连我都不相信自己,是你的喜欢,成为了我的动力。这次我帮你,不为别的,就权当是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已经完全升上了地平线,阳光灿烂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。他说的微电影大赛,她还记得,原来她当年到处拉票的那部短篇是出自他手,她觉得命运真是诡谲离奇,原来冥冥之中,早已为每段感情都标注好了因缘与期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拍摄的作品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只喝了三口美杜莎,这酒太烈,他无心执着,起身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那日在顶楼和裴禅和一起看了日出之后,梁小青始终践行着“少说多做”的处事原则,并未像任何人透露她在24楼看见了裴禅和一事,只是不久之后,突然有营销号放出了他夜会温婉的消息,一时热搜居高不下,很快成为娱乐圈第一大瓜。

        爆料者拍的是视频,画面显示是夜里十一点多,裴禅和从自己房间出来,而后是他出现在24楼温婉房间门口,听见有人敲门,温婉小心开门,裴禅和迅速走进去,之后偷拍者一直等到凌晨三点多,才看见裴禅和离开温婉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还拍到温婉开门时穿着真丝吊带睡衣,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婉虽然在演艺方面是新人,此前也拍过代言广告,上过综艺,因此在荧幕上给观众的形象一直都是清新少女,突然爆此新闻必然对她的影响不好,只是她却轻飘飘发了句微博——“子虚乌有的事,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事经媒体大肆报道很快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,短短两个小时梁小青就听到了不同版本的八卦,有人说这就是约炮,有人说事潜规则,还有人说是各取所需,更有传言传出,裴禅和是因为温婉长得像他的初恋女友才一时鬼迷心窍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    午休时,大家都坐在阴凉处刷手机,在戏里打酱油的民女甲窥见梁小青的手机屏幕,立刻凑过来和她八卦:“我朋友的堂哥和导演是校友,听说那个温婉和他初恋特别像,我觉得这事绝不是空穴来风,等着吧,说不定过几天就有人爆出导演的初恋照片,到时候就全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呵呵笑,心里却是瑟瑟发抖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全世界的记者都在想尽办法打探裴禅和初恋女友的照片,只有她,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写着拒绝。她乐观地想,这只是媒体们的猜测,或许他们没有证据,那就和她没关系,谁知到了晚上温婉的助理忽然找她,让她如果方便的话,去温婉房间一趟,温婉有事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温婉在片场打交道不多,通常都是工作需要,温婉性格温和,还挺接地气的,算女明星里好相处的那一类,偶尔会派小助理买好吃的给大家分,情商高,人缘也不错,只是除此之外他们没有更多私交,这个时候找她,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温婉房间的时候她正在洗澡,小助理让她稍等片刻,梁小青便忍不住打量起她房间的陈设,小助理说房间里所有陈设用品都是温婉进组前买好带过来的,她不用酒店的床单被罩,也不喜欢酒店的沙发颜色和台灯款式,所以进组拍戏这段时间她都是自掏腰包打造自己喜欢的居住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简直看呆了,这时候听见浴室传来响动,温婉裹了件浴袍便出来了,她无所顾忌,那浴袍穿得松垮,梁小青甚至都看见了她胸前的春色半掩,忙尴尬地别过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婉在懒人沙发上懒洋洋坐下,转而派小助理去买晚饭回来,房间里很快只剩下梁小青和她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顺势坐在温婉对面,问得坦荡直接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婉抬头看了他一眼,也没绕弯子,直接说明了请她的来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听完却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不确定,又重复了一遍:“你是说……想借我为你洗清谣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温婉端起面前的红茶,小口抿了一口,“你也知道最近有些媒体捕风捉影,乱写一气,公司呢,要给予回应。我一直以清纯的形象示人,现在的事业蒸蒸日上,和导演的绯闻一旦坐实,不仅戏路受到影响,很多品牌也会和我解约,所以才想请你出面帮我这个忙。你放心,只要你答应,公司是绝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婉前不久刚拿下single代言,这个品牌主打单身女性的市场,代言人也是清一色没有绯闻的单身女星,这次曝出她和裴禅和的事已经招来品牌方不满,听说连品牌官方微博宣布代言人的那条微博都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没想到还能这么操作,心里本能抗拒,却又好奇,问:“视频都放出来了,怎么帮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不通,事已至此,还怎么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婉却说:“很简单,爆料视频我看过了,里面只拍了我的侧脸,而我们又长得如此相像,只要你愿意出面,承认视频里的人是你,局势很快就能反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饶是梁小青再糊涂也终于明白了,以前总听说娱乐圈真真假假,云遮雾罩,倒没想到还可以这样操作。看温婉平时乖巧可人,说话也温柔甜美,倒没想到对这些歪门邪道也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迟迟不说话,温婉又继续规劝:“我知道这件事突然,你可能需要时间好好考虑,我可以给你时间,但最好明天一早给我答复。其实承认了对你来说并不亏,甚至还能获得曝光度,大众的记忆力很短暂,过段时间有别的新闻盖上来,这事很快就被人忘了。而且只要你帮我,我最近还在接触两部戏,其中一部我因为档期问题不能参加,但我可以向导演推荐你,这可是别人求之不来的好机会,你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婉说得好听,梁小青却不是贪小便宜的人,她平时虽然迷糊了些,大事却拎得清,这种事她一旦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应承下来,后面再想翻身就难了,她是爱惜羽毛的人,不愿身上有污点,她希望自己在这条路上获得的一切都是通过努力换来的,而不是利益互换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想清楚了,她说:“对不起温小姐,我可能帮不了你,不过你放心,今天这事除了你我,我不会再让第三个人知道,我只当你是来找我沟通拍摄细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婉是聪明人,没再过多纠缠,听到她的答案只是笑了笑:“行,那我知道了,我也不难为你,时间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心里松了口气,礼貌告辞。只是在她离开温婉房间不久,却有另一个人踱步到她门口,这人衣着华贵,气宇轩昂,似乎并没有受到绯闻的影响,依旧大摇大摆。里面的人听见敲门声,匆匆来开,温婉看见来人,甜甜一笑:“裴导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绯闻总是长着翅膀,不过茶余饭后的时间,远在北京帮裴禅和处理业务的mandy也知道了这件事,气得她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她愿意和裴禅和回国,做他的助理,可不是陪他胡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学学的传播,在公关方面是一把老手,得知裴禅和接了海棠的龙头交椅,外界对他的归国处女作虎视眈眈已久,他便卖了裴叔叔的面子,决定留在国内帮裴禅和打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都知道裴禅和在筹拍处女作品,他们也都想看看传说中的鬼才导演裴导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水准,他却在这时爆出桃色绯闻,正应和了媒体对他“纨绔子弟”的评价,让那些对他有期待的人纷纷被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一肚子火就没地方撒,给裴禅和打去电话偏偏又是温婉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婉说:“导演在洗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mandy暴跳如雷,等裴禅和从浴室出来给她回拨过去,她已经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三警告你,你现在是海棠的代表,一定要注重公众形象,你看看你,你是还嫌我解决的麻烦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懒得听她唠叨,一把将身边的温婉楼在怀里,对mandy说,“我又不是明星,用不着做公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mandy气急败坏:“那温婉呢?温婉也不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一边玩温婉的头发,一边说:“不用,因为偷拍的记者是我故意安排的,后面的事我告诉你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mandy愣住了:“你故意安排的?这事怎么没和我提前商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商量了,我还安排得成吗?”裴禅和说,“放出消息,说那晚我私会的人不是温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mandy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:“梁小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梁小青是被手机此起彼伏的信息提示音吵醒的,她迷迷糊糊看了眼时间,才六点多,只是微信、微博已经有无数人在找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博发来娱乐新闻的推送,她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名字,瞬间清醒,再无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新闻写那天和裴禅和深夜私会的人不是温婉,而是剧组里温婉的替身梁小青,文中还放出了关于她的少量信息,包括曾经和裴禅和是校友,与裴禅和有过一段恋情等,该微博的配文是那晚她和裴禅和在楼顶酒吧的照片,照片清楚拍到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评论里有网友自称是大学校友,爆料当初在校时梁小青和裴禅和是学校里尽人皆知的一对,后来裴禅和出国进修,还以为两个人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条微博很快获得点赞数最多的热门评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网友不知道怎么找出了她的微博号,如今“裴禅和梁小青”、“梁小青”、“月满屋梁”这几个话题莫名其妙登上热搜前三,许多网友翻出她早期微博,确认了她就是梁小青本人无误,更有人给她发私信,对她进行言语攻击,还有温婉的粉丝在她的评论底下留言,为自己的爱豆正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昨天分明已经拒绝温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她想。可是手机却忽然在这个时候,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,那人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敬酒不吃,那就吃罚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橘井堂正是早饭时间,许爸这么多年一直很老派,有每天清早看新闻打太极的习惯,开饭时新闻刚好结束,他大汗淋漓坐在餐桌前,换了几个台,都觉得没意思,正准备把电视关了,却忽然被宿叶媚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儿,我好像看见一个熟人。”宿叶媚说着换回了刚才一闪即过的娱乐新闻节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洗漱坐下的宿宿也清楚看见了节目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里,主持人调侃说:“最近有一个归国导演恋情扑朔迷离,女友堪比真假美猴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主持人身后放映的配图则是长相近乎一致的两个人,字幕分别打出“新晋小花温婉”和“替身演员梁小青”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一早在院子里晒药,这时候走进来恰好看见电视上这一幕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娱乐新闻很短,几句话就把来龙去脉讲清楚了,许斯年不发一言,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,顺势坐在桌前,无声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宿叶媚和宿宿对视了一眼,又双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许老先生来说,这顿早餐与平时别无二致,可是对其他人却不同,许斯年一脸心事重重,早餐过后宿叶媚拉着宿宿回了房间,问她:“我没看错吧?电视上那个梁小青就是住隔壁的那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宿肯定说:“是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叶媚难以置信:“天啊,我这张乌鸦嘴,她才进剧组多久啊,这么快就传出绯闻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宿宿说不定会窃喜,甚至落井下石,可是自从上回许斯年找她谈过以后,她倒是没有那么执着了,看许斯年的眼神也渐渐清醒了许多,不然早在她刷微博第一时间知道这条八卦的时候,她就会去找许斯年添油加醋说梁小青的坏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却觉得没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妈妈虽然一直站在她这边,但她心里也清楚,妈妈是觉得她从小是孤儿,没有亲生父母的疼爱,生怕少爱她一分,让她觉得委屈,便任由她如何胡闹都无所谓。她知道,妈妈偷偷和不少邻居打探梁小青,似乎除了她进娱乐圈这件事不太满意,其他各方面都无从挑剔。

        宿叶媚到底还是许斯年的亲妈,关心儿子,看见绯闻第一时间想的是怕儿子受到伤害,她问宿宿:“你觉得你哥知不知道这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宿摇头:“没听他说,前几天七夕他不是还专程去横店看过梁小青吗?两人的感情应该挺好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叶媚来回踱步:“完了完了,你哥是个深情的,这要是被梁小青玩弄了感情,估计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谈恋爱了,哎,我抱孙子的希望算彻底没戏了。”话说出口她发觉说漏嘴,冲宿宿笑笑,“妈不是那个意思,妈还是最支持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宿摇了摇头:“没事,妈,上次我哥找我谈过,我现在其实能想明白一些了。我喜欢他,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,那天他光靠近我,我就觉得呼吸不通畅,后来我又联想牵手啊、接吻啊这些亲密动作,还真是……有点恶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叶媚没想到这丫头忽然转了性,颇有些安慰,她摸了摸女儿的头发,觉得这双儿女总算有一个暂且是让她省心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那这样,你最近盯着点儿你哥,万一他和梁小青分手了记得马上告诉我,我给他安排相亲阵容,帮他转移失恋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宿接受任务,拍胸脯承诺:“放心吧,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对母女在房间里神经兮兮商量应对许斯年失恋的对策,却不知道许斯年正在院子里给梁小青打电话。梁小青怕他误会,看见铺天盖地的新闻以不可逆转之势迅速蔓延,已先一步把告饶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知道她这通电话的来意,故意佯装生气逗她:“你和裴禅和怎么回事?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真的是被拿捏得死死的,立刻就怂了,本来她还准备了开场白,这下连开场白都省了,一五一十全招了个彻底,她说:“事情就是这样。那天我确实因为失眠去楼顶酒吧和裴禅和偶遇了一次,但真的只是偶遇,后来温婉提出让我帮忙,我也果断拒绝了,只是没想到,还是曝出了这样的新闻,我无辜,我冤枉,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一本正经:“你知不知道这件事让我家里人对你的印象大打折扣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: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说越觉得自己可怜无助,许斯年实在不忍心再逗她,朗声笑起来:“好了,我知道不是你的错。我亲自送你去横店,你入住的酒店楼层地毯和视频里的不一样,我一眼就分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梁小青这才反应过来被耍了,“许斯年,我都这么难过了,你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心思。”许斯年胜券在握,阴测测腹黑道,“因为,我已经想好了,怎么帮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报仇?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压根还没想过反击的事,她好奇问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戏怎么能提前剧透呢。”他神神秘秘说,“过几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还想再问什么,他却突然喊了一声她的名字:“梁小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去做一切你喜欢的事,只要心无旁骛地爱我就好。你不需要有任何后顾之忧,也无须为自己的决定留后路。永远有我,在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和梁小青的绯闻事件尘嚣辄止,很快被后来的影帝出轨新闻所替代,大众的关注重点立刻转移,梁小青的微博也终于得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托这件事的福,全剧组的人都知道了她是裴禅和初恋的事了,原本对她客气的同事一改往常,纷纷热情了许多,连来片场给自家偶像捧场的粉丝们都认出她来,摄像机怼到她脸上,一顿狂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张生图因回眸惊艳被网友轮转出圈,连营销号都来凑热闹,惊呼“绝了”,夸赞她和温婉虽然七分像,却有一种,一个是正品,一个是高仿的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    网络真是奇怪,前一天还在骂她勾引导演的网友,到了第二天又莫名变成了颜值粉,梁小青因一张生图照,微博无端多了十几万的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说她才是裴禅和的真爱,而海棠签下温婉,不过是裴禅和把她当作了梁小青的替身。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,网友便明白了为什么海棠力捧温婉,说到底,她是沾了梁小青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同时,网上渐渐有营销号不约而同曝出温婉整容的新闻,起初只是含沙射影,营销号用w姓小花来称呼温婉,后来说得人多了,“温婉整容”一事还上了热搜,温婉原本不想回应,见这事传得沸沸扬扬,最后还是用微博证实澄清了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有心人仿佛等她澄清似的,她这边刚发了微博,营销号就集体放出了实锤,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拿到了温婉整容的病例,上面清楚写着哪家医院,整容项目以及整容时间,因为病例被曝光,温婉的真名也被网友知晓,有老同学发出以前高中时期的毕业照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的鼻子和眼睛都动过,甚至连脸型也是通过削骨改变的,一夜之间,证据充足,温婉被实锤打脸,发出来的澄清微博则变得格外可笑,评论里的留言也清一色全部变成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是拿梁小青的照片去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休息室内,梁小青一边卸妆,一边感慨网络时代的可怕,她小心翼翼地退出微博,生怕手滑点赞引起争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隐约知道温婉整容的事是谁放出来的,同情归同情,但她觉得温婉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就是有仇必报的性格,温婉让她背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,她梁小青不是好欺负的小白兔。她把手机放下,对着镜子摘发钗,今天也是奇怪,休息室一个人也没有,这钗勾住了头发,她怎么也摘不下来,正和它较劲,一个人却从身后走近,在她的化妆台前站定,她抬头看向镜子,是裴禅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手伸进她的头发,找到了被勾住的那一绺,帮她把发钗摘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不动声色地通过镜子看着他,面无表情说:“谢谢。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抽了把椅子坐下,诚恳说:“嗯,最近外界的声音有些多,希望没有影响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我好得很,这不是因祸得福了吗,微博粉丝每天都在涨,连百度百科都有了。”梁小青倒是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裴禅和语气平和,说,“横店这边取景结束了,我们明天启程去苏州,你在那边只拍一场戏就能杀青,后面的戏不需要替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“嗯”了一声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犹豫了一下,说:“看你现在的状态似乎有意往影视方面发展,没有经纪公司很吃亏,孑然一人无法事事兼顾,像这次有人栽赃到你身上的绯闻,没有公关帮你处理,你很难反击的,所以,你有没有意向签约海棠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没想到裴禅和会向他抛出橄榄枝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解释道:“你别误会,我提出这个建议完全出于多方考虑,我想你也不能否认,与其签给别家,签给我,你会更有安全感。现在你我都有各自的感情生活,而我想要和你合作也绝不是为了私情,一个有潜力、能带来商业价值的年轻女艺人,我想不只是我,很快就会有其他经纪公司找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禅和这样抬举她,换做以前,梁小青还真不好意思拒绝,只可惜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别人给块糖,她就会跟着走的小女孩了,而对于裴禅和的另一面,她也早就通过许斯年的人脉,窥见了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斯年前几天给她打电话时说,他通过做媒体的朋友探听得知,温婉找她背锅的行为实际获得了裴禅和的授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想借这件事放出他们曾经是情侣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石二鸟的谋略,一来裴禅和可以通过这件事让梁小青陷入被动,二来如果她和许斯年感情不够稳定,说不定这件事曝出后可以激化两个人的矛盾,许斯年因此误会她和裴禅和真的深夜私会,那这段感情都不需要裴禅和从中作梗就会破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时裴禅和趁机拿下她的经纪合约,往后八年或十年,都把她拴在身边,以此近水楼台,想必用不了一年,她就会受制于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许斯年和普通男人不同,并不会听信他人三言两语的挑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谁也不信,只信梁小青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相爱容易,相守太难,其中原因无非是信任与否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抬头直视裴禅和的眼睛,她笑得人畜无害,话却说得不留情面:“裴导,有些话我看在咱们往日情分上,不想说得太绝,但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。那天晚上,我是亲眼看见你从温婉所住的楼层上的电梯,事情发生后温婉找过我,为什么找我,我就不说了,但她提出的条件,我没答应,可是转眼网上还是曝出了我的信息。我不知道这件事你到底参与了多少,但我知道,肯定和你有关系,不然以温婉身份,她不敢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冷静,每个字都铿锵有力,裴禅和脸上的笑也不必再假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“你怀疑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冷笑一声:“是不是你,我不在意,但我要告诉你,放出温婉整容消息的人,是我默许的。当初你和许斯年做交易,用你的一双眼睛换我名利双收,你这笔交易做得起就做,做不起也没关系,我另谋高就,只是想奉劝你一句,别玩阴的。谁都知道娱乐圈步步陷阱,你以为我既然选择进入这个行业,还会像以前一样天真吗,温婉找我那天我是录了音的,你们再联手暗算我,就别怪我把录音也发出去了。我反正无所谓,大不了退圈回话剧团表演,温婉可就不一样了,《雷峰塔》她是女主,戏已经快拍完了,难不成还要换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向来是以柔克刚,本没有什么心机,只是姑姑在这行久了,叮嘱她进了剧组万事小心,温婉找她那天,她便留了一个心眼,开了手机自带的录音装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小青只是不吐不快,并不想知道裴禅和到底怎么想,他们终究是两类人。她说完这些便借口卸妆请裴禅和自便了,裴禅和原本还想解释,看她作势要脱衣服,也不好再留,终究因为理亏,狼狈不堪地告辞先走一步了。